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女领导和男秘书
女领导和男秘书
肖阳是一个帅气、勤快、嘴甜的阳光男孩,能写会画,能说善道,大学毕业后不久就被招聘到市石油公司上班了。在单位摸爬滚打了不到两年,人员很好,深得领导器重,同事喜欢,美女青睐。这不,现在是行政秘书,兼任团委书记,正在筹划近期的青年志愿者活动。


  「笃笃笃」的敲门声,肖阳礼貌的说道:「请进!」应声而进的是身材高挑、肤色白嫩,一脸妩媚的宣传委员肖俊,见到肖阳,吐了吐舌头说:「弟弟,喊姐有什么事?」肖阳指了指桌前的椅子道:「肖科长请坐,咱们商量一下组织志愿者活动的事情吧……」然后瞟了一眼肖俊说:「以后别这么喊我,让人听起来挺那个的。」肖俊嘟着小嘴说:「喊你弟弟不好吗?听着多亲近呀!再说了,咱俩都姓肖,甭说500年前了,就是100年前兴许咱们就是一家啊。我比你大两岁,喊你弟弟不好吗?再说了,你认我这个姐姐还跌了你的身份吗?」肖阳无可奈何,连忙解释道:「不是不是……毕竟是在单位,别人听到了,还真的以为咱们有什么亲戚关系呢,那样影响不好。」肖俊拉开桌前的椅子坐下,一双杏眼含情脉脉的看着肖阳。肖阳受不了她那火辣辣的眼神,目光左躲右闪,眼前黑色的双峰一起一伏地让肖阳悄然注目……肖俊今天的打扮似乎有点夸张:雪白的沙质体恤衫原本有些透色,里面还穿戴着一副黑色文胸,显得那么的醒目,那么的耀眼,那么的令人心旷神怡,遐想万千……「弟弟:我坐在你对面,你看都不往我脸上看我一眼,你想什么呢?」肖俊的喊声打断了肖阳似梦非梦的臆想:「啊?哦,我……」肖阳的小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,意思到自己的失态,连声说:「对不起对不起,我在思考活动方案呢……」小姐则不依不饶:「你想问题,脸红什么呢?」明知道是自己大脑开小差了被肖俊看出来了,不得不用玩笑来搪塞:「精神焕发…」肖俊调皮的接道:「嗯…怎么…『怎么又黄了?』」肖阳心想:「嗨!这肖俊连智取威虎山里的对话都知道,可见她也非一般小女人可比也!」于是顺着她的话接道:「防冻涂的蜡…」说罢,两人同时哈哈大笑起来。


  肖俊忍俊不止,说:「肖秘书啊肖书记,还真有你的!现在都六月里了,你还防冻……莫非你感冒了吧?看你脸红的像个柿子,来,让姐摸摸你是不是在发骚?」肖俊故意将「发烧」说成是「发骚」,说罢便伸手抚摸肖阳的脸蛋,肖阳连忙躲闪道:「别别别…」肖俊戗了炝鼻子:「就你那点心思,还想瞒得过姐姐我?哼!」说着,随手点了一下肖阳的额头。


  肖阳看肖俊不肯放过自己,索性伸过头去小声说道:「姐姐,你穿着那么性感,我如果不多加关注,岂不枉费了你的这身打扮了吗?正所谓『男为知己者死,女为悦己者容』嘛。你今天穿的真好看,凸凹分明,煞是迷人…」「啧啧啧,肖书记也会说好听的话了,说吧,今天你私窥姐姐春色,晚上怎么请我?」肖阳也不争辩:「我不是故意的,但姐让我怎么请就怎么请,一切听姐的吩咐!」肖俊一听这话,脸上绽出了玫瑰般的笑容:「好,一言为定,不许反悔」「行,弟弟我是一言既出,驷马难追!」这时候,公司刘经理推门而入笑着问道:「你们说什么呢?还驷马难追?」肖俊抢着说道:「这不是吗,我弟弟肖书记把我喊过来,让酝酿一下七一前的团员活动呢,我说这事需要得到刘总的支持,让我的肖书记、您的肖秘书晚上请您吃饭,求你在工作和资金上的大力支持,肖书记欣然应许,还强调『一言既出驷马难追』……说这说着,你就进来了。」「喔……原来你们在讨论工作的呀,你们接着聊,不打扰你们了,晚会儿我等你们的通知啊,呵呵。」刘总不会哈哈大笑的,一般都比较矜持和讲究,副总嘛,就是副总的范儿。说着,刘总挥了挥手,带门出去了。


  肖阳肖俊同时做了个鬼脸,肖阳道:「得,给你这么一忽悠,晚上可真得当一回事办了啊!说吧,晚上想吃什么?」肖俊仰着头做思考状:「嗯…我想想…要不,咱们去吃澳门豆捞得了,你看怎么样?」肖阳暗暗叫苦:「这个肖俊,出口就那么狠,一张嘴就是澳门豆捞,这一下就要花掉我半个月的薪水!」……*** *** *** ***下班后,肖俊主动开车拉着肖阳去「澳门豆捞」那里定了房间,然后给刘阳阳刘副总打电话,刘总还客气的问道:「还真请我呀?简单的吃顿晚饭就行了,干嘛去那地方呀?客气了,客气了…我这就让小蔡送我过去。」不一会儿,刘总驾到,二肖夸张似地鼓掌欢迎。三人一阵寒暄,肖阳问刘总:


  「小蔡呢?」「我让他回去了,吃过饭再来接我。」刘总道。「这样多不好呀,好像我管不起饭似的,我给他打电话让他回来一起吃饭……刘总还是您打吧,是你让人家走的,我不一定喊得回来…」肖阳表示出一副慷慨的气势。


  刘阳阳却逗他道:「小蔡可是比我们两个女同志饭量大呀!一只鲍鱼6、70,多吃一份牛仔骨还88元呢!」「咳!看您说的,我难道在乎这几个钱吗?


  请两位…请领导和美女吃饭,还能怕花钱吗?」肖阳本想说「请两位美女一起吃饭」呢,想了想,还是分开说吧,免得让刘总感觉有些口气暧昧,唉!在单位相处,要顾及领导的颜面的。


  肖俊也一边附和道:「是啊是啊,让小蔡过来一起吃吧,人多了热闹。再说了,人家给咱们一个6人包间,人少了,服务员该不高兴了…」「那好吧,我喊他回来。」刘阳阳拿出手机拨通了小蔡的电话。肖阳拿起菜单递给刘阳阳:「刘总:您想吃什么,您点吧。」刘阳阳不接,说:「随便点吧,咱们人少,点多了浪费,随意随意。」肖阳不敢「随意」,大方一下就是上百月的损失,点的少了吧,她们又该嫌我寒酸小气了,想了想,还是把菜单交给了肖俊。肖俊也不客气,拿起菜单点了起来:「我们人少,来两个爽口凉菜,黄金海鲜汤锅底4个,特选羊肉片两份,先把汤子熬浓再说。特级肥牛一份,牛仔骨一份,鲍鱼每人一个,生蚝每人一个,行了,不够吃了咱们再要,青菜你们点。」肖阳咽了口唾沫,心想肖俊呀肖俊,你怎么不多点一些普通羔羊肉呀……脸上还得陪着笑容:「这些够吃的吗?再点些嘛!」刘总说了声:「咱们吃吃看,不够了再要!服务员,抓紧时间上菜。」肖阳喏喏地问:「刘总,您看咱们喝点什么酒水?干红?啤酒?」干红也就是百把几十元一瓶,好一点的也就是一二百元一瓶,啤酒嘛,嘿嘿,更便宜。


  肖阳大不咧咧的全然不顾肖阳的感受,说道:「啤酒掺海鲜会闹肚子的,不能喝;干红涩不拉叽的,不好喝;刘总能喝白酒,咱们喝点白酒吧!」「好吧,您看喝什么白酒?」说着,肖阳瞟了一眼酒水单,乖乖!都是几百元上千元的白酒,硬着头皮将酒水单递给了刘总,然后偷偷地摸了摸屁股后面的口袋。「看起来肖科长是想喝白酒了,那好,喝白酒的话,小蔡:去车里看有什么白酒,掂一瓶过来。」刘阳阳示意司机小蔡。


  不一会儿,小蔡掂了瓶「红花郎酒」上来,打开给刘经理和二肖斟上,服务员也把两个小菜和汤锅上来了,肖俊主动举杯:「先干上三杯门盅再说!」刘阳阳不动声色,肖阳则不敢反对,三人碰杯一饮而尽…然后肖俊端着酒杯对着肖阳说:「咱姐弟俩敬刘总一杯?」「呵呵,你们不要套近乎,虽说你们都姓肖,我还不知道你们的底细?要说姐弟那咱们三个都是姐弟,姐弟三个一起干杯吧。」几杯酒下肚,肖俊小脸红晕泛起,眼神迷离,憨态可掬,姐长弟短的喊着要碰杯,而刘总则面不变色,依然是坐姿平稳,说话含蓄,滴水不漏,看着肖俊问:


  「肖科长:怎么样?不要喝多了啊!」肖俊笑嘻嘻的说:「没事,今天难得逮着肖秘书,咱们好好的喝上几杯。小蔡,去!再去拿一瓶去,我和刘总、肖秘书比试一下酒量。」小蔡有点怯怯的望着刘阳阳说:「不喝了吧,刘总不能喝酒的…」「去吧小蔡,别扫了肖科长的面子,但咱们总量控制在两瓶以内。」小蔡听罢下楼拿酒去了,刘阳阳看着肖俊一撇嘴,说:「姐今天倒要看看你肖妹妹、肖弟弟到底能盛多少水!」肖阳「啊」了一声,说:「刘总,我酒量不行,现在已经晕了…」说着,弯腰拿起红花郎酒盒子,趁机看了看桌下的动静——原来刚才是肖俊的玉腿触了下自己的小腿,把自己吓了一个机灵,洁白纤细双腿微微叉开,短裙被双腿撑起,粉红的内裤鼓鼓的让早不经性事的肖阳春心荡漾。


  咽了口唾沫,暗自思忖:「刚才肖俊碰我的腿,是故意的呢还是有些晕乎乎的腿伸的太长了无意碰到我了呢?」直起身却若无其事的看着酒盒子自言自语道:


  「度数不低哦,52度的…今天借花献佛,借刘总的酒敬刘总和肖科长一杯,我先喝为敬!」说着,给自己满满的倒上一杯,站起来一饮而尽。


  刘总则说:「小蔡不在这里,大家都是姐弟。再说了,现在是八小时以外,不要把单位的称谓带到饭桌上,你也喊我刘姐吧!但喝酒要量力而行,不要听你肖俊姐的…」领导这么一说,肖阳心里暗自高兴,巴不得姐弟相称呢,这样的话,和领导的关系又拉近了一步。于是接道:「谢谢刘姐对我的厚爱,刘姐怎么说,我就怎么做!肖姐:你说呢?」刘总反对道:「唉唉唉,别这样叫我,都把我喊老了!你就直接喊我阳阳姐吧!听着多年轻?」肖俊笑道:「那不行,你们俩一个叫刘阳阳,一个叫肖阳,这边一个阳阳姐,那边一个阳阳弟,马上就喊的乱吵吵的不知道是喊谁的了……」肖阳笑道:「肖姐,肖姐,别闹了,我还是还刘总得了…」那边肖俊也不乐意了:「呸呸呸!什么『小姐小姐』的,听起来怪别扭的,我可是良家少女啊!你喊刘总阳阳姐,也直接喊我俊姐!」酒壮英雄胆,几两酒下肚的肖阳立马借势说:「好好好,阳弟我先敬阳阳姐一杯,然后再敬俊姐一杯…」说着,也站起来给刘阳阳斟上一杯。这时候刘总的手机响了,接通电话,刘总听了一会儿,皱了皱眉,说:「拿过来呗」就挂了手机,然后笑道:「这小蔡,真是实在。」司机小蔡拎了一瓶五粮液过来,红着脸解释到:「先前以为您们不会喝那么多,刚好车里还剩一瓶红花郎酒,就给您们掂过来了,五粮液还没有开箱,所以,刚才我没有打开……」倒是肖俊快言快语:「刘总:放着好酒不让喝,什么意思啊?来!服务员,换大杯子!今天刘总带的好酒,咱们喝个痛快,一醉方休,谁也不能耍赖!」边说,还不忘用脚丫子蹭了蹭肖阳的小腿。


  肖阳故作不知,分别给刘总和肖俊倒上半杯,自己倒上大半杯,站起来道:


  「我敬两位…」瞥了一眼小蔡,改口道:「敬两位领导一杯!」一仰脖,来了个底朝天,随后夹着酒杯亮了个「倒挂钟」,两位美女也都相继喝干。


  这边小蔡也不多言,只是忙着给几人往汤锅里下菜,倒水…一会儿,刘总的脸上也略显红晕,肖俊更是醉眼朦胧,说话也不利索了:「来……咱们姐弟仨再干一杯……」肖阳看她这个状态了,劝道:「今天就这样吧,别喝那么多了,我也晕的受不了了……」肖俊不答应:「喝,还剩二两多酒,我自己喝一半,你和刘总喝一半!」刘总舌头也有点发硬,但还是在劝她:「不要…喝了…我看你…你是喝…喝醉了…」肖俊坚持道:「就剩…那么一点了,不值当…的…带走了,丢这里又…太可惜,来,咱们喝了…」说着,就抓起酒瓶倒酒,还是肖阳接了过来,自己倒了一多半,分别给她们俩倒了一小半,碰杯喝下,只觉得大脑晕乎乎的,但还没忘记今天的主角是自己,然后喊服务员上主食,买单。


  肖俊连忙阻拦:「不行,今天我…买…单。让你…请客…是和你…开玩笑的,你才参加工作几天,就那几个工资不够怎么…花的…姐让你买单跟欺负你似的,来,姐买单…」说着,从包包里掏出一打钞票来。


  刘阳阳给小蔡递了个眼色,小声说:「去,把账结了,别忘了要发票。」小蔡和服务员出去后,肖阳还在和肖俊推推嚷嚷的争着掏钱,刘总站起来把肖俊摁到椅子上,又走到肖阳身边,抓住肖阳的肩头使劲的捏了一下道:「